首页> 资讯 > 养殖 > > 正文

山东费县村民反映畜禽养殖棚被“强拆” 人民日报调查

费县薛庄镇城阳村一处被拆除的鸭棚。   本报记者 张 洋摄

编辑同志:

山东临沂费县去年起开始了一场清理养殖场的行动,理由是为了环保。从出发点来看,这是一件好事,我们是支持的。但是个别工作人员存在粗暴与蛮横行为,以及不顾实际一刀切的情况。

个别工作人员要求养殖户限期处理所养畜禽,否则自行承担责任。他们不顾养殖户为此要付出多大代价,简单采取一刀切的办法。此外,目前大多没有补偿措施和帮助农民发展其它产业的措施。许多农民以养殖作为增收产业,现在这种清理方式影响到老百姓的饭碗。

我们愿意服从相关政策,但是希望能解决我们的拆迁补偿问题。

山东费县养殖户

 

在农村,一些群众常年从事畜禽养殖,但是由于环保意识不强,选址不合理,粪便废物处置不到位,容易造成环境污染,影响村容村貌,影响周边群众生活。

近年来,各地开展畜禽养殖污染防治工作,并且根据生态环境部、农业农村部联合印发的《畜禽养殖禁养区划定技术指南》,制定完善畜禽养殖规划,明确禁养区、限养区、适养区的区域范围。

今年8月17日,山东费县政府办公室印发《关于费县畜禽养殖“三区”修订方案的通知》,全县畜禽养殖清理整治深入推进。然而,本报近期收到读者来信,反映当地在推进工作中存在一些问题。对此,记者赴费县调查了解情况。

村民反映养殖棚被“强拆”,工作人员道出“上级检查的顾虑”

据了解,费县政府连续多年制定工作方案,持续推进畜禽养殖清理整治,当地已建有多个大型养殖基地,环保设备较为齐全。据费县畜牧局、环保局介绍,当前工作主要有:在禁养区,坚决做到全面禁养,养殖棚舍必须关停,或拆除,或转产,或搬迁;在限养区、适养区,着力完善环保配套,推进畜禽养殖向标准化、规模化、专业化转变,实现绿色发展。

其中,禁养区一般工作流程是:向养殖户下发整改通知书,要求后者自行限期处置畜禽、棚舍和相关设备。可是,记者在费城街道员外村、峨庄村看到,多个猪圈被拆得七零八落,村民说这是政府部门派工作人员拆除的。王姓村民一边带路一边介绍,“我们兄弟俩共有七八间猪圈被拆了,七八十头猪不得不贱卖。”

在费城街道南东洲村,曹姓村民的鸡棚被定为“违章建筑”,要求限期拆除,并被行政处罚7200元。辖区清理整治工作的日常负责人、费城街道政协办主任刘兆国说,“很多农村养殖户是没有手续的,养殖棚舍属于违章建筑,我们是把整治工作和拆违结合起来了。”对此,很多村民表示,相比现在,前些年的养殖手续及其办理确实没有那么严格,没有手续或手续不全的情况较为常见,但是政府部门也一直没有对此过问。费城街道洞山村任姓村民还掏出一张1998年的费县非经营性收入统一收据,“当年为了养殖,收了我们250元钱,就算是同意了。”

还有一些村民表示,从事畜禽养殖是经过批准的。10月17日黄昏,记者来到费县薛庄镇城阳村,孙姓村民说,“我家养鸭是有准养证的,并且在2014年提交乡镇的申请书上,村委会是盖章确认鸭棚建设合格的,如今我家鸭棚还是被拆除了。”

采访调查期间,费城街道洞山村被当地政府多次强调为“禁养区”,村里的养殖户都收到了街道办事处于8月22日下发的《养殖场停养通知》:“限你的养殖场在2018年8月31日之前自行处理存栏畜禽,逾期不自行处理的,将依据《费县人民政府关于建立健全环境保护执法监督共同责任机制的意见》(费政发【2013】28号),对你场(户)进行停水、停电、停产,是违法建设给予依法拆除,由此造成的经济损失,后果自负。”截至目前,该村虽未有拆除,但是很多养殖户表露出焦虑情绪,并且疑惑“为什么一定要拆”。

对此,费县多个乡镇街道否认“强拆”,同时承认养殖棚舍本可以转产或搬迁,但有些依然要求拆除,这既有环境保护的考虑,也有上级检查的顾虑。费县畜牧局工作人员说,“近年来上级部门多次检查,指出畜禽养殖中的污染问题,我们为此做了大量工作。但是畜禽养殖的市场行情好,一些棚舍没有被拆除的养殖户又开始养殖,又不注意环境卫生,从而死灰复燃、出现反弹。上级部门再来检查又会指出一堆问题,甚至认为整改不力。”

养殖户被要求缴纳保证金,部门、乡镇和村委会的回应相互矛盾

在费城街道洞山村,多位养殖户出具了格式统一的收据:收据纸张页眉是“费县费城街道办事处洞山村村委会”,内容为“今收到某某养殖场清栏或转产保证金:10000元”,落款为费城街道洞山村,时间大多是9月10日,经办人是村支书张凯、村主任张连永。

“当时村里通知,说是养殖户必须在9月10日之前缴纳10000元的保证金,10号之后再交的,就不收了、不算数了,后果自负。”据张姓村民回忆,村里有些养殖户害怕了,按期交了钱,有些至今没交钱。其中有个养殖户家里还一度出现意见分歧,最终9月10号连夜把钱送到村干部家。

类似情形在其他村庄也有发生。薛庄镇城阳村的孙姓村民说,“让我一个棚子缴纳10000元的保证金,我没交。”费城街道峨庄村的王姓村民说,“根据养殖棚舍的面积大小,要求缴纳金额分为5000、10000、15000元三个档次。我当时交了10000元,街道工作区的工作人员和村干部都在场,但是都没有给我开收据。”

在费城街道员外村的采访调查中,一位村民出示了一张收据,显示他缴纳了5000元的养殖转产保证金。与洞山村的收据不同,这张收据盖有“费县费城镇员外工作区总支部委员会”的公章。记者随后向刘兆国求证,工作区是隶属乡镇街道的常设单位,主要是对乡镇街道辖区进行再划分,日常职责是上传下达,完成街道交办的任务,工作人员也都是政府工作人员。

无论是否交了钱,村民普遍质疑上交这笔钱的合法性。对此,当地有关部门、乡镇街道和村委会的回应各执一词,相互矛盾:

10月18日8时许,费城街道洞山村支书张凯说,“确实有保证金这么回事,是街道让收的,我个人也没这能力,村里只是落实、执行。”当天11时许,刘兆国说,“街道、工作区对保证金没有统一要求,保证金是村里根据村规民约征收的。”15时许,费县畜牧局局长宁托表示,县里没有关于保证金方面的要求。薛庄镇副镇长刘乃彬、胡阳镇党委副书记邵波随后表示,他们的镇上均从未提出收取保证金。

养殖棚拆了,对养殖户的帮扶要跟上

如今,费县畜禽养殖清理整治工作仍在开展,不少养殖户也支持环保,认为“环境污染该治了”,一些人也在贱卖畜禽,并且算账:一只蛋鸡,从出壳到出栏的养殖成本大概是30元,如今平均只能卖到十五六元,这笔损失谁来赔?如果养殖棚舍真的被拆,这些年的搭建、维修费用,是不是打了水漂?

基于此,当地群众普遍关心补偿问题,宁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省里确实提出过适当补偿,但没有具体要求,县里也就没有制定相应的补偿标准。”刘乃彬表示,薛庄镇没有补偿政策。

与此同时,在费城街道、胡阳镇,只有自行拆除的,才可以根据养殖面积大小,给予一定补助,但补助水平较低。邵波说,“这是从乡镇财政拨出来的款项,其实也只够拆除的人工钱。”刘兆国进一步表示,“有些养殖棚舍本身就没有手续,属于违章建筑,就没有补偿。正规的养殖棚舍基本都是标准化的,不在清理整治范围内。”

对于一些养殖户来说,全部身家都“拴”在棚舍上。拆了养殖场,引导帮扶要跟上。宁托表示,可以到适养区继续养殖,只要符合环保要求;也可以就地转产,从事一些其他活动。邵波表示,“我们在下发整改通知时,就已经加强宣传教育,引导养殖户转产种植本地比较有特色的西红柿了。”

谈及这方面话题,也有一些乡镇街道含糊其词,对于一些帮助养殖户改行转产的具体思路举措,更是语焉不详。刘兆国还说,“费城街道是县城所在地,养殖户以后可以在县城打临时工。”可很多养殖户已年逾花甲,或者身体有残疾,担心没人会雇用他们。

畜禽养殖污染防治势在必行,特别是只要禁养区规划合理,该退出的必须退出。与此同时,如何统筹兼顾生态保护与农民生产生活实际,在推进畜禽养殖清理整治的同时,积极引导农民找到新的增收致富门路,从而实现产业兴旺、生态宜居、生活富裕?这是费县该认真加以研究的。本报将继续关注。

 

编后

为群众想得更细致些

任何一个领域的改革发展,总是在面对矛盾、化解矛盾中推进的。农村改革发展事业尤其如此,我国农业人口众多,各地基础条件不同,劳动力素质参差不齐,发展阶段各有差异,各项改革举措的推进,都会遇到具体的矛盾问题。

改革开放以来,农村发展的主要矛盾一直是增产增收,各地积极鼓励农民大力发展养殖业、发展庭院经济,有力促进了农民增收。钱袋子鼓了,农民笑了。

当前,农村改革发展进入新时代,乡村振兴战略提出新要求。农民增收仍然是主要方向,与此同时,农村环境问题越来越突出,农民群众“生态宜居”的美好要求越来越迫切,“产业兴旺”不能再走量的扩张的老路子,必须实现高质量发展,必须转型升级。

农业发展的转型升级,往往意味着换脑子、改路子、转场子,不仅领导干部要有新理念,农民群众也要有新认识。然而,观念转变、产业转换,都要一个过程,而且农民兄弟比领导干部的这个过程还要长一些。因此,这个过程不可省略,不可动不动就一声令下“一刀切”,而是要深入细致地做好群众工作,和群众一起算算账,想想辙儿。比方说,耐心细致地算算生态账,生态账是长远的子孙账,也是眼前的经济账;比方说,设身处地地和农民群众共同寻找新的致富门路,等等。

工作做在前面了,做充分了,改革的摩擦力就小了。让群众了解政策、相信政府,我们的改革举措就能够赢得群众的支持,从而顺利推进,最终使群众成为改革的受益者、拥护者。

 

(来源:人民日报)

  • 我要收藏~
  • 参与评论~

本站新闻资讯信息来源为网友投稿、本站原创、转载其他媒体,如果转载本站原创内容而不填写内容原始出处的网络媒体和新闻媒体,我们将对您的侵权行为保留起诉权,产生的任何法律纠纷和法律责任后果请自负,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也请尊重我们的劳动成果。

针对于网友投稿和转载其他媒体的新闻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同时我们也会标注新闻内容原始出处,中国海洋食品网(www.oeofo.com.cn)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资讯信息,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文中的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出现的任何摄影图、商品图、艺术字、人物肖像权仅供作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勿用于任何商业用途。若擅自使用,后果将由使用者自行承担。如对本文有任何异议,请联系我们553138 779@qq.com。

0条 [相关评论]  
48小时热点图文
顶部 帮助 世界渔市APP 底部
请扫码下载世界渔市APP